保健食品有机食品牛奶乳制品果汁饮料咖啡冲饮糖果巧克力休闲零食粮油调味副食生鲜食品精酿啤酒 进口洋酒进口红酒 城市站国家馆

钟睒睒:不是有钱就能做食品

来源:凤凰财经   添加时间:2015-11-16 13:41:41

钟睒睒:不是有钱就能做食品


农夫山泉、龟鳖丸、清嘴含片、母亲牌牛肉棒,也许你不知道,在这些知名品牌的背后,是同一位主人,钟睒睒。这位创业于上世纪90年代的企业家,掌控着农夫山泉与养生堂两个商业王国,然而为人低调的他却极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尤其是2013年,农夫山泉陷入与京华时报的“标准门”事件后,钟睒睒似乎就从公众视野里消失。直到最近,凤凰财经终于有机会见到这位神秘的企业家。

 

真正做企业的人不会过多露面

 

权静:大家都知道您很低调,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这一次您之所以选择愿意面对镜头是为什么?

 

钟睒睒:因为真正的沉下来研究的企业家我想他们是不想多说的,任正飞从来都不说。为什么任正飞不说?他不是不想说,因为很多时候说的都是误解,报道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你说出来的东西,因为你不理解。不是我不想出来采访,我因为害怕被曲解,我希望能够有机会把我的观点亮给我的消费者和亮给大家。

 

权静:您刚才也说了,是担心被误解,如果咱们有这样一个向大众澄清机会的话,您最想去澄清的一个误解是什么?

 

中国恶性竞争情况严重

 

钟睒睒:你像2013年的标准门,说农夫山泉的水不如自来水。28天,70多篇文章,可以对农夫山泉,没有经过任何一次采访,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法律的判决,没有一分钱的赔偿,市场经济企业的名誉要大于它的固定资产,名声不好了,什么东西都卖不掉了。2013年对农夫山泉的伤害是致命的,到现在仍然没有回复。 我们从来就没有把竞争当做过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我们拥抱竞争,我们欢迎竞争,我们认为竞争会带来老百姓的好处。但是我们希望光明正大的竞争,我们希望摆在桌面上的竞争,我们不希望阴暗的竞争。

 

因为中国面临的竞争是恶性竞争,纯净水仍然占据了我们国家80%的饮用量,二十年前我们的专家说,水当中不需要有矿物质,都是专家说的话,还有企业说的话。但现在仍然纯净水还在当道,但是我们的国家标准仍然保护着纯净水,我们没有提出要求,我们也没有提出警示,我们从来不说,我们只把自己做好。

 

年4月10日到5月7日的“标准门”事件中,京华时报以67个版面、76篇报道,直指农夫山泉水质没有执行国家标准,“标准不如自来水”。农夫山泉通过官方微博反驳,称京华时报报道有失公正。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指责对方。钟睒睒甚至在在对质的新闻发布会中当场宣布退出北京桶装水市场。之后,双方互相起诉,将纠纷闹上法庭。

 

媒体过度使用新闻权就是暴力

 

权静:接下来我们说说国家和监管部门包括一些行业的标准等等,这背后有没有问题,在您看来?

 

钟睒睒:我认为国家的行业监管部门落后于企业的研究能力是正常的,无可非议的,因为总是科技在前面发展研究要到一定时候有标准,才有标准的修改,我认为这件事情过程当中,行业部门没有任何过错,国家也没有任何过错,因为无知造成了这种批评报道的出笼。

 

权静:其实了解中国现状的人都知道,往往企业跟媒体打交道的时候,吃亏的时候居多。

 

钟睒睒:企业跟媒体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一种关系。我认为现在企业跟媒体的关系是扭曲的,我认为需要尊重和被尊重,我们现在没有人格的平等,我们没有发言权的平等,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建立一种平等和尊重的环境。所以会扭曲,新闻权也是一种权利,这种权利有时候也会张扬也会跋扈,过度的使用将会成为一种暴力。

 

钟睒睒:我认为媒体没有法律的赔偿系统,你对我名誉做出了伤害,你应该对我产生赔偿的,如果有赔偿系统,你伤害了我,就像人的名誉权一样,应该赔偿。如果有了这种赔偿系统的建立,对造谣一定会受到强烈的遏制。因为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没有法律的准备市场经济寸步难行。

 

没有法制市场经济寸步难行

 

权静:如果回头看,如果以前这样的交流多一些的话,是不是误解就会少一些,比如说当时如果更公开出来说话的话会更好一些?

 

钟睒睒:我们第二天就说话了,但是没人听。

 

权静:为什么呢?

 

钟睒睒:这篇报道出来,第二天有一万多次的转载,所有的媒体没有一个不报道的,你的声音就像蚂蚁一样,你被踩死是非常容易的。

 

权静:那你跟你的消费者说一些什么,通过我们的节目和镜头?

 

钟睒睒:我相信消费者能理解农夫山泉,我们就要告诉消费者,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每一天我们用时间在证明时间,我们用时间在研究,我们认认真真做每一个产品,产品就是我们的荣誉,产品承载着我们的情感,产品承载着农夫人的良知。

 

如今,中国的瓶装饮用水市场规模已达千亿元,加上进入门槛低,投资回收周期快,名路资本强势介入。但平均仅4%的利润,让饮用水行业的竞争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2000年,钟睒睒宣布通过一系列生物对比实验,证明天然水比纯净水更加健康,矛头直指国内两大水饮料巨头,娃哈哈和乐百氏,这种做法引起所有纯净水企业的愤怒,有人指责钟睒睒不讲商业道德,靠炒作牟利。养生堂还因“不正当竞争”被罚款20万元。

 

很多利益群体用自来水做饮用水

 

权静:接下来您刚才说了中国的这个行业饮用水行业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钟睒睒:因为有很多的利益群体,这些利益利用城市自来水,因为它可以低成本的竞争,所以它用城市自来水制造纯净水,最大的好处就是低成本。但是中国还有一项非常不完善的法律,它不同意于商业之间的比较性竞争,西方国家美国、欧洲产品之间的比较完全是法律所允许的。我们能讲吗?我们两个瓶子放在一起,就会被我们落后的法律判为不正当竞争权静:不正当竞争这个法律在您看来,应该什么样的法律规定是合理的?

 

钟睒睒:我们认为所有的产品没有比厂家更知道的,没有比生产者更知道的,中国有哪一个专家可以说有农夫山泉的知识积累,如果今天有,我随时随地站出来跟这个专家我来辩论,我挑战所有的专家我们不能发言,我们一发言就是恶性竞争,那中国的产品能进步吗?中国的社会能进步吗?中国的消费者能够得到真正的符合真实的情况吗?

 

如果我说错,我愿意承担法律的制裁,我如果伤害了对方,我说的不是真实,我愿意承担法律的责任,这就是法律所应该承担的。

 

竞争的结果就是造福消费者

 

权静:也就是说您觉得应该是企业之间的竞争或者生产者发表任何言论都是一种市场行为,应该让他充分的自由的去竞争?

 

钟睒睒:对,而且我认为产品与产品的比较一定是造福消费者的,我们很多人把产品就叫做商品,商品跟产品是两回事情,产品里面包含着研究成果、心血,岁月的积累、科技,商品不一样,商品是售价,商场里面的买卖关系。因为如果一个企业不通过产品来对社会表达他的贡献,那要这个企业干什么?所以我认为《不正当竞争法》应该建议人大常委会尽快的修改,造福于老百姓。

 

权静:所以还是要相信市场这只手的力量?

 

钟睒睒:因为市场机制欢迎竞争、欢迎科学研究,科学过程就是证明谬论误的过程。

 

作为一个行业的深入研究者,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观察,中国水污染的现状到底是什么样的?

 

钟睒睒:这个问题非常抱歉,因为我是做水的一个人,我对所有的我们的员工讲,我们不谈国家的水污染,我们不谈国家的空气污染,因为我们做水,我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水,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4%,经济增速创下2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新常态下,有关中国经济改革的争论再次被人们热议。而占中国GDP比重近三分之一的制造业成为了热议的焦点,在互联网浪潮冲击下的传统制造业,其如何转型升级,对中国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钟睒睒对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中国转型很难升级更重要

 

权静:说到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我知道您有一个核心的观点,是说中国的产业需要升级,而不是转型,但通常意义上,这两个词总是放在一起说的,这两个词有什么区别吗?

 

钟睒睒:这两个字有非常大的区别,转型是必须的,任何时代都需要的。但是你把80%,90%的声音都放在转型上了,这会误导一个国家,13亿人口、千亿农民你转到哪里去?很多专家把这个声音放大到只有一个单一的声音,如果一个社会只听一个单一的声音,那一定会让这个声音走向愚昧,走向无知。中国升级比转型更重要。

 

权静:您能举一个例子吗?比如说怎么样就算是升级,怎么样是转型?

 

钟睒睒:你想中国,每一个行业等待的科技研究的升级,哪个行业不存在一个升级的问题?我们现在用的燃气我们存不存在升级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能源存不存在升级的问题?我们想享受有机食品,我们就要用有机的肥料,我们用高度的农药存不存在升级的问题?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升级,而不是转型,我们不是小国家,我们是13亿人口的大国。大国不像小国一样可以转型,所以不要听那些转型转型转型的声音,尤其现在我要谈到的互联网,它已经让中国经济迷失方向了。

 

权静:迷失方向,为什么?

 

互联网不代表生产力它让中国经济迷失方向

 

钟睒睒:它让中国经济迷失方向。

 

钟睒睒:然后现在大家都应该说互联网,互联网只是一个当年的蒸汽机、电话机,通信的工具,传递的方式,它不代表生产力,它不代表价值。它的价值在利用它的人,这个利用是不是必要,我认为是必要的,也是有需求的,因为互联网本身就带来了这个。为什么美国没有像中国那样有那么多小的专门做互联网的企业,为什么?

 

权静:为什么?

 

钟睒睒:因为美国有非常标准的商业规范,美国有非常标准的产业规范,你做假货就坐牢,你卖假货就一百倍的赔偿,倾家荡产,你的名称就记在黑名单上,包括你的流通渠道,我们没有法律。因为你买到十块钱的假货,你不会去说,我这个就是,我不会打官司,我的时间比这个更重要。互联网是一种工具,但是不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全部,我们太把它当回事情了。

 

权静:那总结一下这个事情,我们知道现在很多的传统制造业都有集体的互联网焦虑症。

 

钟睒睒:他们是被忽悠了,他们是迷失方向了,他们忘记掉自己眼睛里面应该去研究你的产品,你的创新换代是什么。

 

钟睒睒先后炒红了龟鳖丸、成人维生素、清嘴含片、农夫山泉、农夫果园、母亲牌牛肉棒等十多个品牌,一度被称为商界最能“生孩子”的老板。对于做产品,钟睒睒有着自己独到的方法。然而谈到做产品的心法时,钟睒睒却坦言,当下做产品,并不是那么容易。

 

房地产泡沫会让中国经济付出代价

 

权静:很多人都说您是一个非常会做产品的人,尤其是通过营销来打造一个产品,您这背后有一些经验和方法可以教给其他的企业家吗?

 

钟睒睒:我们这两百年来,我们中国的企业家我们肩上承担的责任是什么,我们要创造产品,通过我们的产品来告诉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的认知我们的理想,你应该静下心来研究。当然因为研究产品的人几乎都成了穷人,因为我们的产业导向,你看所有的企业家在前十年基本上哪一个企业家,90%的企业家都跑到房地产里面去了。

 

权静:是,福布斯的富豪一大半都是做房地产的。

 

钟睒睒:因为那个地方可以一夜暴富,因为那个地方把劳动力的存量资产通过国家的手段转移到某一些人手上去了,资本是有血性的,它资本的流向一定是流向那个洼地。它那个洼地因为有高额的利润,这个泡沫让中国的经济未来会承担相当相当大的责任。

 

因为我们这个十年几乎应该兢兢业业来研究产品,研究竞争,研究科技的十年,我们大多数企业家放弃了这个热情,去研究了房地产。来钱快,容易发财,因为房地产两个图纸,一群农民工,说句老实话,好一点的,坏一点的,谁都能做。

 

不是有钱就能做饮用水

 

权静:相比较而言,水这个产业就难做得多。

 

钟睒睒:你想想看水的产业,我们可以看房地产的人进来了吗?房地产的人进来了,做得怎么样?因为任何一个产业需要知识的积累,如果光有钱就可以进入一个新的行业,可以转型,那是胡扯。光有钱银行可以把所有产业都统治了,权静:但您说到这儿,比如说房地产有钱转饮用水行业,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品牌,恒大冰泉,他们是不是就像你说的,它是最好做房地产,现在进入这个行业,你觉得他们跟你们相比有什么不同?

 

钟睒睒:我们欢迎竞争,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把它放在竞争的位置。

 

权静:您不觉得它是您的竞争对手?

 

钟睒睒:农夫山泉的竞争者从来就是国际品牌,我们要竞争的是水的研究的领域的竞争,不是货架上多了一个品牌就是竞争,这样的竞争对农夫来说不称为竞争。

 

权静:您觉得砸很多的钱打出一些广告,比如我们搬运的不是地表水等等一系列的,这能砸出来一个品牌吗?

 

钟睒睒:你可以去问问恒大去年亏了多少钱。那就知道了,你再可以采访一下它的28国的水卖得怎么样,农夫山泉在靖宇地区那么多矿泉水公司当中,我们交了75%的税,任何产品都需要知识积累,砸钱的都是愚昧

 

权静:他们的广告语有没有跟你们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钟睒睒:你只要讲的是事实,我认为无可非议。

 

权静:也就是说总结一下咱们这个问题,你觉得打造一个产品是需要长期的知识的积累研究,而不是转过来砸钱就做得出来的?

 

钟睒睒:砸钱做出来的是愚昧。

 

权静:为什么呢?

 

钟睒睒:那当然了,任何一个产品都是人类知识的积累,如果没有知识的积累光有钱砸下去,我们国家砸砸看,我们把金子砸在地上,当然钱是必须要的,钱看掌握在谁的手上,权静:这个过程当中,您就没有动过心,想去做房地产这些来钱快的行业吗?

 

钟睒睒:我也动过心,但是我为什么没有去做,我认为我的性格没有阿谀奉承的习惯,所以我不喜欢打交道我不喜欢喝酒,所以我做不成房地产。

 

钟睒睒行事低调,极少在公众面前出现,以至于显得有些神秘。有人将钟睒睒形容为“独狼”,说他孤傲,独来独往,钟睒睒并不介意这个绰号,相反, 还表示很喜欢,然而一路独行的他,所遇到的困难与艰辛,也非常人可以想象。

 

走别人没走过的路必定充满艰辛

 

权静:最后再说说您的性格,您觉得您这样的性格有没有吃亏的地方?

 

钟睒睒:我从做水的第一天开始就吃亏到现在,所以我们觉得我们所有的东西基本的方向我们农夫山泉都是对的,但是我们也有很多错的地方,因为总有知识不能达到的地方,总有缺陷。

 

包括去年2014年,还是2013年底,我们的瓶子里面有螺丝,怎么可能呢?最后这个螺丝是哪里来的?人家恶作剧放进去的,然后国内有一家报纸说,农夫山泉的瓶子里面有螺丝,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充满了艰辛。

 

权静:这一点您早上演讲的时候也说了,说这么多年有很多的委屈。

 

钟睒睒:太委屈了,不是很多的委屈。

 

权静:那如果说回头来看的话,怎么能让这么多年不去受这些委屈?

 

钟睒睒:不可能,没有可能。因为你要走一条人家没有走过的路,你不可能不受委屈。

 

总裁秘笈

 

钟睒睒:打破常规的创新需要时间和金钱

 

钟睒睒:我希望任何一个企业也好,创业者也好,先去积累知识,如果你这个知识发现,是人类目前还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 那我相信你能成功,人类的创造从一个点开始,慢慢慢慢变成一个圆,因为有很多人不断的在上面画,就变成了一个圆。圆上面就成为科学了,这个时候要打破圆,你必须在圆上面再画出去椭圆,画出去椭圆的时候就是创新。人类的进步就是这么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创新的代价和阻力是自身自己,创新需要两个东西,金钱、时间。没有时间的积累他成不了经典。

 

标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乐城王卫:精品超市没什么了不起 折扣店才是未来!

欧美所有的零售企业都怕阿尔迪这样的折扣店,折扣店业态的销售额在欧洲已经达到67%,超过了大卖场的份额,但在亚洲只有7%。...

2017-06-09 标签: 王卫
香飘飘蒋建琪:在杯装奶茶界我依旧是老大

近日,香飘飘第三次向“杯装奶茶第一股”发起冲击,却再遭搁浅,六年三次尝试敲开门,然而香飘飘似乎并未能如愿。今天小编就来扒一扒香飘飘的...

2017-06-07 标签: 奶茶 香飘飘
中国饮品决策者之单玉明:28年坚守 缔造一瓶中国好山楂

从基地种植模式的率先采用,到鲜果制造的工艺突破,再到 “鲜”、“浓”、“不添加”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单玉明始终以品质为企业的立命根本。...

2017-05-27 标签: 山楂
银鹭董事长陈清渊:32年来把一罐粥做到百亿食品帝国

他32年来,把一罐粥做到了百亿的食品帝国 ,把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农村变成了“厦门第一村”!他是银鹭董事长:陈清渊。...

2017-06-03 标签: 银鹭
爱是晨曦 德国双心保健品 千卓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