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佳美有机农场:CSA连接城乡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5-08-24 18:17:29 来源:

在闽侯白沙镇一个偏僻小山村,有个名叫“佳美农场”的CSA农场,农场主是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的魏长,他放弃了原本技术员的工作,2010年引入CSA模式(社区支持农业),创办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有机农场。农场从4亩菜地起步,如今已达30多亩,并拥有来自福州市区的160多个固定订户。

魏长正在采摘长豆

魏长正在采摘长豆

魏长的农场所种植的蔬果以及五谷杂粮全部远离农药和化肥,通过施用有机肥、牛粪、芝麻渣、蚓粪等有机种植的方式促进农作物的生长。饲料也有循环利用的过程,烂掉的菜叶或果皮喂给鸡鸭食用,鸡鸭的粪便成为植物的肥料。

如今,农场已和村里8户家庭建立合作经营关系。未来,魏长计划的发展方向是建立城乡互助合作社,希望农场里的每对夫妇都能为30到50个市民家庭提供有机蔬果。他算了一笔账,30个家庭一年买菜的费用近10万元,农户收入可达5万元,市场前景很广阔。


每周一、周四,从傍晚6点左右开始,一辆载满蔬果的面包车就穿梭在福州市区的大街小巷,为预订的家庭送去有机蔬果。这一看似简单的配送,却要持续至第二天早上才结束。

    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的魏长,放弃了原本技术员的工作,2010年引入CSA模式(社区支持农业),创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有机农场。农场从4亩菜地起步,如今已达30多亩,并拥有160多个固定订户。

    未来,他的目标是让自己农场里的每对夫妇能为30-50个家庭提供有机蔬果。

    听说他要去当农民父亲半年不认儿子

    魏长的农场位于闽侯县白沙镇林炳村。记者见到魏长时,他刚从田间劳作回来,头戴草帽,满身的汗水。

    聊起自己的农场,魏长十分自豪。“最大特点就是采用CSA的经营模式,农场和社区居民建立联系,建立在一种相互信赖的基础之上,用户吃得放心,我们做得开心。”

    魏长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农学专业,大学期间就曾与老师共同创办了“佳美有机农业研究会”,每周四晚上召集学校所有的农学爱好者进行研讨。研讨会上思想的碰撞,让魏长受益匪浅,以致于他在创办农场时,索性以“佳美”两字命名。

    2006年,刚毕业的魏长进入一有机食品公司当技术员。但工作环境让魏长总觉得力不从心。“公司所生产的并不是我心目中的有机食品,生产者与消费者不能很好地协调发展,这不是我渴望的那种感觉。”

    一年后,魏长放弃了当技术员的工作,开始为梦想努力。2008年,他到深圳深入了解CSA模式,“北京小毛驴”、“小蜜蜂农庄”的成立发展,让他创办自己农场的信念更加坚定。

    2009年,魏长参加全国公益创业计划大赛,凭借一份“佳美农场”策划方案获得福建省的冠军。经过一步步的理论探究,创业计划终于得到认可,魏长觉得是时候开办自己的农场了。

    “当时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家人的不支持。爸爸听说我要到农村当农民时,曾经半年不认我这个儿子。”而魏长之所以选择在闽侯办农场,而不是自己的家乡三明,也是因为“在家乡舆论压力太大了”。

    两位老师吃了魏长的菜一次性订了一整年

    魏长的启动资金只有1万元,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他租了4亩地,开始种植蔬菜。

    第一批种子播下以后,收成大概在半年以后。播下的十种蔬菜,最后成功收获的还不到五种。

    庆幸的是,魏长的两位大学老师成为了他的第一批客户,一次性订了一年的菜。

    “他们吃过我种的蔬菜后,立即要求长期订购,两家人共给了我8000元。”这是魏长第一年的收入。

    在老师和朋友的宣传下,农场家庭客户半年后发展到了70户。“最早就是口口相传的营销方式。”在拥有了一批忠实客户后,魏长也会不时邀请客户到农场体验农家乐。

    农场生产的果蔬,通过订单方式配送到户。订户有“尝试体验”、“短期订购”、“长期订购”三种选择方式,可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相应的价位。每周一、周四为配送期,每次统一配送6斤蔬菜,水果则由订户个性化选择。

    创业之初,魏长搭公交车到福州市区送货。“随着客户的增多,就雇用面包车送。”

    目前,农场已拥有160多户家庭客户,并且还有淘宝店,也开通了微信。现在,农场一年的营业额近30万元。每个月扣除各种成本外,魏长和他的妻子,每人能有2000元的纯收入。

    见到魏长的农场已小有规模,每个月也有稳定的收入,他的父亲终于改变了态度,开始支持他的事业了。

    村里人一开始不看好现有8户家庭共同合作生产

    而对于有机农产品这一新型的理念,闽侯县白沙镇林炳村的村民在开始时表示不理解。

    魏长的农场所种植的蔬果以及五谷杂粮全部远离农药和化肥,通过施用有机肥、牛粪、芝麻渣、蚓粪等有机种植的方式促进农作物的生长。“他们都嘲笑我,一个小伙子,锄头都拿不好,而且不用化肥、农药,这是种什么呢?”魏长说,一开始村民都不看好他。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我们村民一般都是为北方提供过冬蔬菜,而那年是暖冬,北方的菜很充足,于是村民的蔬菜就大量滞销,农户严重亏损。”而魏长农场的有机蔬果,全部供应本地的城市家庭,其销量丝毫不受影响。

    “因这件事,他们改变了看法,主动要求跟我合作,种植有机农产品。”如今,农场已和村里8户家庭建立合作经营关系。

    在魏长的有机农场里,所用的肥料都是动物的粪便和植物的桔梗。在种植丝瓜过程中,会有很多果蝇、甲虫等,他则用表面涂有胶水的黄板以及塑料罐来黏住害虫。最独特的是他的除草方式,他使用塑料薄膜盖住杂草,通过日晒将杂草闷死。这种“太阳能除草”的方式,避免了除草剂的污染。

    饲料也有循环利用的过程,烂掉的菜叶或果皮喂给鸡鸭食用,鸡鸭的粪便成为植物的肥料。

    魏长并不急着扩大农场的范围,而是采用尝试性种植的方式。魏长说,如果急于扩大种植面积而忽视产品的质量,客户们是会“吃得出来的”。

    未来,他的发展方向是城乡互助合作社,希望农场里的每对夫妇都能为30到50个市民家庭提供有机蔬果。他算了一笔账,30个家庭一年买菜的费用近10万元,农户收入可达5万元,市场前景很广阔。

    专家点评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基于CSA模式下的有机农场,在生产中实现了成员与农场之间的互动,比如农场成员加入劳动、体验采摘。CSA模式与传统的经营方式相比有较大优势。福建农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刘飞翔表示,这能让消费者更了解农产品的情况,也使生产环境、信息更加透明。

    同时,CSA模式下的资金预付,也可以更好地提高农场主的积极性,以及使农场更专注于农业生产,品质也得到了保障。

    然而,刘飞翔告诉记者,CSA有机农场的发展方向虽然好,但发展途中却面临着道路曲折的境地。

    在刘飞翔看来,农产品消费早已经不是单纯的产品消费了,更多的是农产品服务的消费。而就CSA模式而言,配送到各个社区,无形中大大加重了农场主的物流成本。每个家庭客户分散在城市不同的角落,给农产品配送造成了不少的困难。

    另一方面,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个性化需求,以魏长每周2次,每次6斤的定期、定量的配送来说,就很难满足各个家庭对于食用时间以及食用数量的个性化需求。一旦消费者的需求不断细化,农场主为了尽量满足不同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最终只会导致人工成本不断上涨。而人工成本上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体现在产品价格上涨,最终更加高昂的有机蔬菜价格只会令消费者望而却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