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食品有机食品牛奶乳制品果汁饮料咖啡冲饮糖果巧克力休闲零食粮油调味副食生鲜食品精酿啤酒 进口洋酒进口红酒 城市站国家馆

新中农创始人滕飞:在沙漠种5000亩水稻融资3亿

来源:现代农匠   添加时间:2017-01-02 21:41:00

新中农创始人滕飞:在沙漠种5000亩水稻融资3亿

在沙漠里种满水稻,这不是妄想,而是被唤醒的大漠金梦。

滕飞是开着宝马Z4来沙漠的。
当他洒在天蓝色西装、米白色马甲和浅蓝色衬衣上的香水,终于挥发在羊膻味的水稻基地时,近在咫尺的科尔沁大漠已经暮色四合,起伏的沙丘殷红一片。
那辆蓝色两座跑车,从黑龙江省大庆市出发,经过整整八个小时,才进入曾作为古代大辽都城的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而要在白音他拉苏木希勃图村刚修的水泥路上,辗出这个「重点贫困村」史上最贵的一道车辙印,还要在怪柳夹道的公路上再跑上半个钟头。
希勃图村水泥路终止的地方,已是科尔沁沙漠腹地。滕飞带着40个人,用700多天,在荒芜了1 000年的黄沙里,辟出了一片相当于667个足球场大小的5 000亩稻田。
沙漠里的稻田?确实新鲜。
他只问了一句「一亿元怎么挣」,拜把兄弟便抛家舍业,跟着他投身漫天黄沙

当意识到丈夫李绍华失踪的时候,妻子李月惊讶地发现,一同失踪的还有公司账上的100万元现金。一个月后,这个经营着三家建材厂的建材商人终于拨通妻子电话:我在内蒙古投资农业!
根据他提供的地址,李月独自开车来到项目所在的村庄,而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漠翻滚着热浪一望无际,丈夫手脚并用爬上40米高的沙丘,声称这就是他要种水稻的地方……
李绍华和滕飞是拜把子的兄弟。滕飞决定在沙漠里种水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拉老李入伙。他只问了李绍华一个问题:一亿元怎么挣?
「你做工程、倒腾建材,一年能挣100万元,这样不吃不喝100年,刚好挣一个亿。但你有100年吗,能不吃不喝吗?」

滕飞最擅长「忽悠」:「我们都40岁了,扪心自问,可曾做过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人生不应该这样过。我有一个项目,如果成功了你就是亿万富豪,而且还能改造一方水土,造福后世。干吗?」

老李想了想,干!
沙漠农业的第一道槛,正是把高低起伏20多米的沙丘铲平,而李绍华的强项在工程建设。此时已近五月,一年中唯一的插秧期只剩十几天,工期非常紧张。
滕飞给公司起名「新中农」,寓意「新时代的中国农民」——体面、有知识、懂科技,骨子里是现代企业家。这时刻提醒正和着沙粒吃饭的李绍华们,得用企业思维干农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李绍华租来十几台大型机械,很快就把大沙包铲平了。但他很快察觉,看似平整的地面,其实波浪起伏。老李立刻查资料,发现以色列有种激光校准仪,就立刻买来攒在土地精平机上,无意中发明了世上独一无二的激光土地精平机。
以前他们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只能平整10亩土地;现在他们每天只需工作10个小时,却能平整60多亩,而且误差控制在3cm以内。
沙漠里之所以能够种水稻,在于人们对水的巧妙利用。
首先是获取水源,这个反而比较简单。科尔沁荒漠实则是由草原沙化而来,地下不足10米处就存在丰富的地下水,在每块田里打上一口70米深的机井就能满足灌溉了。

其次是保持水分,这个就难了。沙漠气温高、日照长,水浇灌到地里,不但渗漏快而且蒸发也快,怎么办?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有个叫严哲洙的农业专家就发明了一种技术:在地下80厘米处埋防水薄膜,就能解决漏水问题。而李绍华又发明了一种拱形防蒸发薄膜支架,架在每垄稻田里,既能防蒸发又能提高地温。

规模农业充满细节,尤其是在沙漠。他们和大风抢插秧期,和大雪抢收割期,和烈日高温抢水分,和冰凉地下水抢温度,和松散沙粒要土壤……有一天大风暴,李绍华们甚至要在沙粒稠密到不能呼吸的户外,把身体扑在薄膜大棚上保护秧苗。
从第一期实验性质的500亩沙漠水稻,到第二期5000亩沙漠水稻,滕飞们收获的除了水稻本身,还有15项专利和四项发明。
「大忽悠」原来也被「忽悠」了,本想小打小闹,却被县长和村民「套路」

李绍华常开玩笑说,是滕飞「忽悠」自己来吃沙。滕飞说自己也是被人「忽悠」,那个人就是刚刚退居二线的通辽市农业局副局长张果伦。
当初滕飞来沙漠考察,正是这位有着30年农业经验的「老大哥」劝说并打动了他。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张果伦历任通辽市水利局、农牧业局等农业部门领导,既亲口尝过农产品低质竞争的恶果,也参与了数十年沙区生态拉锯战。张果伦希望正式退休前,在自己干了一辈子的领域,能给家乡带来一点改变。

沙漠里种水稻,要与天斗,更要与人和。沙区人对「那些城里人」始终提心吊胆,尤其不相信沙漠里能种水稻。
滕飞第一次签土地流转合同时,本打算先承包300亩沙漠,县长不答应:「不承包500亩不足以表明决心!」而且还得把工期写进合同:何时平整土地,何时种植作物。

而村民们则干脆持「三不」策略:不相信,不支持,不上工。等自己那不长一根草的沙包被流转,就跑到施工现场「一哭二闹三上吊」。
张果伦献计三策:让「闹事」村民来基地上班,聘请村里的意见领袖当骨干,自给自足不拿政府一分钱补贴。【编者按:涉及土地流转,本文不代表《现代农匠》观点。】

以前,希勃图村村民一年收入不到3000元。用了30年的村小学还因房梁腐朽,不得不和村委办公室互换。新中农水稻基地落户,村民变身农业工人后,不用天天吃大饼苞谷,工作朝九晚五,月收入就能超过3000元。

随着项目越来越出名,来基地考察的领导也越来越多。以前没人知道的希勃图村,一下成了通辽市模范村。上千万元专项资金被拨到了村里,修路、通电、改善村容村貌。

2015年,滕飞的500亩水稻扩大成了5000亩,希勃图村有史以来的第一条硬化路面——宽四米的村级水泥路通车了。
「俺们家在村最边儿上,前几年家里电压总不足,日常还凑合,一到农忙浇地,用电饭锅焖饭得提前三个小时做。逢年过节,家里基本只能点蜡。」滕飞们进驻以后,家住村最东北角的莫志坤就不再愁用电的事了,「电力设备换了个遍」!
从500亩到5000亩,从5000亩向梦想中的无限大,滕飞知道单靠雇用村民是不能承载那么大规模的。他设计出了「合作社+订单农业」的方式—

每1000亩土地成立一个合作社,每个合作社由十户农民组成。公司为他们提供土地治理、播种育苗、机械收割等服务,农民只需按要求日常维护即可。收割稻谷后,公司再统一收购。
按照这种模式,合作社只需投入极少成本,就能从水稻种植到收割的短短五个月内,至少收益50万元。而新中农则无需增加一名工作人员,现有40名技术员只需每天巡逻、提供统一技术指导等,就能料理无限大的土地面积。
「金融思维和实业思维的不同在于,前者不先让公司挣钱,而先让公司值钱。」滕飞已经开始布局农业金融,打算通过申请银行授信,实现类似「担保机构」的功能,为农民作担保向银行申请贷款,以解决他们加盟的资金问题,降低进入门槛。
「沙米」初登场,初夏夜荒漠绿野听蛙鸣,法师说,「你唤醒沉睡千年的大漠」

 新中农创始人滕飞:在沙漠种5000亩水稻融资3亿

李绍华的妻子最近又来了一次沙漠。她带了几个帮手,还带着麻绳,要把丈夫绑回去。
 
有「好心人」给李月打电话算了一笔账:大米最贵也就每斤2.5元,把基地生产的所有大米卖完,不但当年不可能盈利,还得巨亏!你们家老李肯定上当啦,出钱出力不说,最后还得赔钱呢!
没给妻子手中的麻绳任何机会,李绍华拉开抽屉,摸出了厚厚一沓快递单。
原来早在收割前,新中农第一年种的500亩稻米,就通过众筹、预售等电商渠道卖了个精光。而这个被叫做「沙米」的新品牌,售价不是每斤2.5元,而是15.9元!
第一年,沙米种植规模为500亩,土地投资费用为每年200万元,包括人工在内的种植成本为每亩1 500元。按1亩地产350斤大米测算,1斤沙米的成本为8.4元。如此,这500亩沙米的利润有131万元。
为了让市场接受「沙米」,滕飞提炼了几个品控和营销记忆点——

比如,最高积温3200℃。这源于水稻生长有个著名的「积温带」,全年有效积温越高,水稻品质越好。著名大米产区黑龙江省的最高积温是3000℃,而沙米所在区域则高达3200℃。
比如,第一代沙漠稻种。沙米的种子是五常大米中最好的「稻香一号」,经过两季播种进化后,下一轮沙漠水稻收获的种子,就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批沙漠稻种。
比如,买光一个县的粪便。沙米施有机肥,滕飞们就从当地牧场买动物粪便。「搜刮」完附近的村子,他们又开车去更远的地方买,不知不觉就买光了一个县。
比如,有机绿色食品要做到全产业链可追溯,于是滕飞们购置了航拍器、单反相机和高清摄像机,由专职工作人员每天录制影像资料……
滕飞不愁「沙米」的销路,让他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让沙米成为爆款。大米是中国人消费最多的商品,但只有区域品牌如五常大米,却没有产品品牌。而且五常大米因频陷「假货门」而毁誉参半。
目前,农产品真正的爆款只有一个——褚橙,而业内人士并不认为它的成功可以复制:农产品难以标准化,农产品品牌难以持续。而滕飞除了做好产品,做好服务,似乎也别无二路。
说来简单,但当沙漠水稻的种植面积从500亩扩大成5000亩,从5000亩向无限大扩张的过程中,麻烦和漏洞也会以同样的倍率扩大。

比如,如何在种植面积翻倍的同时保证产品质量稳定,如何管理更多的人力,如何让每一个新消费者感受到稳定如一的服务,如何不迷失于资本而轻视实业,如何解决越来越重的包装和物流问题……

最迫在眉睫又最直接的,如何将每千克31.8元的天价降到人人消费得起的「10元档」,就足以让滕飞摸索两到三年的了。
但滕飞琢磨着,如果自己能成功,哪怕只是让公司上市,就足以把荒凉的沙漠变成人人投身的掘金热土,「毕竟中国可种植沙漠有3亿亩啊,谁也不可能独自吞下」。
事实上,在这个摸索过程中,他得到的不只是金钱。最近,滕飞翻出气象局提供的资料:以前当地一年下两次雨,5000亩稻田种上后,一年就下了26场。「我们开垦的沙漠,现在已经积淀了三到五厘米厚的土壤了。」
2015年春夏之交,滕飞邀请台湾常觉法师来基地游玩。

俩人坐在褐色沙丘上,望着下面一望无际的碧绿,他问法师:「千百年来,这里是寸草不生的荒漠,但我们种上水稻以后,稻田里却出现了水鸟、蝌蚪和野鸭,晚上满天繁星下面是一片热闹的蛙鸣,它们从哪里来?」
法师答:「滕飞,你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大漠。」
「赚钱的本质是让整体价值放大」,那年三月,他在沙丘连绵的希勃图村留下来了

对于一个开着宝马Z4,喷着香水来沙漠的男人,在沙漠里种水稻这种苦生意似乎不该是滕飞的选择。

但他就是这样一个能折腾的人。
当年北漂在广告圈,滕飞是小有名气的「腕儿」,在酒店常年开着三个房间,专供哥们儿吃住玩乐。

后来,这伙儿人倒腾日本人研发的「防辐射手机贴膜技术」,将数年经营赔个精光。滕飞在当时京城唯一的旋转餐厅北京大饭店设下晚宴,和一帮还愿意前来相认的朋友「深情告别」后,逃回东北老家。
那时,大庆还没有广告这个行业。携带大城市先进营销「重武器」归来的滕飞,不到一年便咸鱼翻身,广告公司营收100万元。
不肯消停的滕飞又和朋友们凑了300万元,开了家奢华的新疆饭店。不料饭店开张不到六个月,「非典」爆发,100多个工作人员一天最多接待一桌客人,于是很快倒闭。
债主多达70~80人,看着愁眉苦脸的「哥哥们」,滕飞心下不忍,对大家拍了胸脯:「我最年轻,债我一个人扛!」
不料这两次失败加持,滕飞成了大庆广告圈最靠谱的人,14家企业同时重金聘他当顾问:「还有什么磕碜事儿,飞哥没遇见过吗?」
纵横商海近20年,滕飞顿悟在2010年。

2010年4月14日,玉树7.1级地震。第二天,他和七个兄弟开着卡车,从大庆出发,沿中国地图对角线行驶四天四夜,拉着300万元现金和物资,赶往灾区救援。
车行最险处,800千米盘山道,路宽不过三米,一边是壁立万仞,一边是万丈深渊,滕飞提一口气,和兄弟们商量:「这一回,死就死了呗!」
在玉树呆了六天,他们散尽财物,好兄弟李绍华还累得躺上了担架。

回到大庆,滕飞总幻想一个画面:这天晚上,两个哥们在路上碰见了,俩人约着第二天一起喝酒,不料正睡着觉呢,地震就把其中一个永远埋在了昨天……滕飞想明白了:「想做、该做、值得做的事情,马上就做!」
从玉树回来,滕飞反复琢磨那募集的300万元善款:「我用了半天就凑足了,又用了六天亲手花完……换一个角度来看,算不算我用半天时间就挣了300万元?」他从商业的角度理解这件事情,认为「赚钱的本质是让整体价值放大」。
2014年三月,在一个国际慈善组织的聚会上,有人邀请滕飞去千里之外的沙漠种水稻。他虽然「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还是去了趟沙丘连绵的希勃图村。然后,留了下来。

标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维吉达尼刘敬文:扎根新疆 像爱自己一样爱世上最平凡的人

5年了,我们为维吉达尼这件事情努力了5年。我特别想感受一下5年究竟有多长。作为著名的数学白痴专门百度了一下,得出的数字是:5年,一共有1576...

2017-03-24 标签: 维吉达尼 刘敬文
扫货特卖创始人邹涛:反正创业嘛 坚持活下去就有希望

◆ 扫货特卖创始人邹涛►导语扫货特卖是邹涛的第三个创业项目,也是带给他最多酸甜苦辣的项目。最初要做这样一个过半电商(销售保质期过半的...

2017-03-24 标签: 扫货特卖 邹涛
MycoTechnology创始人艾伦哈恩:蘑菇代替糖是否可行?

MycoTechnology创始人艾伦哈恩:蘑菇代替糖是否可行?...

2016-10-31 标签: 艾伦哈恩
清华美女休学创立关茶获千万A轮融资 瞄准食品行业空白市场

关茶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创意茶多酚零食品牌,从抹茶开始,重新定义青年一代对茶的感知,用健康、美味、高品质的零食愉悦大...

2017-03-11 标签: 关茶
爱是晨曦 德国双心保健品 日本汉方养生